撒盐做梦

沈千筠。

请你们看。

是沈千筠。荼初也是我。 @相声演员荼老初 ←画画走这里。

文画兼修。吊儿郎当。
十五岁高一新生,文笔感人,清奇搞笑。
喜欢玩梗。
玩语C,缺一个靓丽读书与魏民谣一起在夜湖旁共度余生。

山花基本没有刀。

可以找我一起玩。

感谢你们的红心和蓝手。

『山花/魏白』男人不一定是大猪蹄子,但魏大勋一定是。


Attention.
枯fong球了。一发完。短小。文风偏搞笑,希望能在枯水期让双皮奶笑着看完这篇文章。点文我真的忘记写了今天返校对不起嘤嘤嘤。
最后,wdx你个大猪蹄子。

白敬亭有点恼火。

好吧是特别。
不,准确来说,他想磨刀霍霍向大勋。

今早的微博推送很是欣慰啊,魏大勋瞒着他去看了TF演唱会。
还只看王源solo那段。

“大勋看完王源solo就走了”
“果然我们家公主和王子才是真爱!”

放屁!

铁兔落泪。

白敬亭已经很久很久很久很久没看到魏大勋了。
但是他的去向白敬亭清清楚楚。

别问了好了好了白敬亭就是拿小号日遍了魏大勋微博。

莫着急白敬亭。

你是鸽杀手,你莫得感情。
你也莫得对象。

白敬亭啊白敬亭,你瞧你那怂样儿。

是的没错没看错是白敬亭单恋加暗恋魏大勋。他也不清楚为啥自己看上了个褶子精。

“也许”说多了他的故事就会很俗套,于是他决定把这个放在心底,这样他自己都不知道,魏大勋就更不知道。

白敬亭已经死要面子活受罪32天咯,再犟下去,他觉得魏大勋可能会忘了他还有白敬亭这个爹。

“魏大勋,导演说你再不回剧组拍戏你就直接杀青了。”
“爸爸帮你争取了三天时间,你赶紧滚回……”
“嘟。”
电话对面回复都没有直接挂断,白敬亭一瞬间有些不知所措。

靠,有热度了蹬鼻子上脸了是吧。

白敬亭一瞬间竟然想打电话告诉导演,魏大勋这个大猪蹄子想杀青,删戏吧。

哦,我要冷静。
白敬亭如是想。

“我的鞋还没到。没法子签收。”白敬亭发了一条反正不可能是微博的po。

郝帅的爸爸告诉郝帅,爸爸不爱你。

爸爸不想知道你去哪了,大猪蹄子。

我呸,你个大猪蹄子。

我还想等你回来我告诉你我喜欢你呢大猪蹄子。

“魏大勋你个大猪蹄子!!!!!!!!!”
白敬亭打开手机语音助手让她帮自己说出了这句心声。

自己开口不可能。

当语音助手循环播放到手机只有百分之二格电之后,精彩的来了。

来电显示:魏大勋。

可以说是很梦幻了。

白敬亭接了。

“魏大勋我告诉你,你不赶紧的滚回来我就……”
“嘟。”

操。

白敬亭恨。

“我奶奶说,说话只说一半会断舌头的。”

“喂?小白?白白?白哥?”魏大勋没反应过来似的一直向手机那头招呼。

“他挂我电话了?!”魏大勋好慌,魏大勋现在慌的一批。

于是出现了魏大勋在浙江唱完歌搞完活动就不见踪影的精彩一幕。

然而白敬亭这时候不在剧组。
他爱火锅,不爱魏大勋这个大猪蹄子。

手机充好电过后他选择了自己一个人吃火锅,尽管有些寒酸,但是他如何心酸都不会有个人来了。

于是他的怒火全部洒在对面中单上了。

他手感难得这么好,结果在他四杀的时候手机响了。

他开的流量。

“……”

挂断。毫不犹豫的挂断。

魏大勋,FAQ。

他住在距离剧组不远的酒店里,剧组基本都住在这儿。

然后他就看到了坐在酒店地毯上的魏大勋。

形容一下,他一米八三的身高差不多有一米二的腿弯起来依旧完美的挡住了白敬亭进房间的路。
是的,魏大勋蹲在白敬亭房间门口。

“滚啊沙雕。”

“我还以为你出事了龟儿子。”

“哈????你给爸爸站起来我们好好谈谈?”

“你坐下。”

“我不,大猪蹄子。”

空气突然安静。

魏大勋暴起:“嘛玩意儿????”

“我说你是大猪蹄子!”

嚯。

想不到吧!
魏•大•猪蹄子•勋

“小白你不爱我了嘤嘤嘤。”

“看爸爸一拳一个嘤嘤怪啊。”
“爸爸还是爱你的,”
“尽管你是个大猪蹄子。”

好吧白敬亭,你又让空气突然安静了。
挂相了白哥,耳朵红了。
煎鸡蛋了啊,脸煎鸡蛋了啊。

“我也爱你的小白么么哒。”魏大勋似乎啥都没意识到,朝着白敬亭眨巴眨巴眼睛。

“……算了。你快让开,我要进去。”真•白式白眼。

“我说真的啦。”
“真的。”
“大猪蹄子骗你。”

50fo点文。

tag内随意,三天内写出来。

占tag致歉

『山花/白魏』救救孩子,我离热死就差这么一点儿。

ooc警告!短小x。
其实,我这里,不热。
有小可爱说热,写来爽爽。[跑路]
傻白甜文。不喜别看,我玻璃心ō



魏大勋不是没来过北京。
但他第一次感受到40℃以上的北京怀柔。

“北京,晴,三十七到四十二度。”
高温大大大大红色警告。

“我,魏大……啊不对,天气预报员,死这儿死外边这次都不可能准,太夸张了哈哈哈哈。”

得嘞,这天气预报可算是准了。

威利斯开利是我爹。
↑以上胡话均为魏大勋先生的发言。

“小白我ballball你打个电话去给物业把空调开了!”

“新概念二学了吗就还在这儿ballballball的,滚。”

“小白救救我吧哥哥快热死了!!”
奥义,花式比心。

白敬亭家里停电了。他能怎么办,他也很热啊。
说的白敬亭自己会修电闸似的,嘿,笑死个人了嘿。

“您这比心微博粉丝都看习惯了,滚。”白敬亭后退一大段距离。

“我……????你退什么退!!!!!”魏大勋跟着白敬亭往那边挪。

好一个厚颜无耻哈。

“热。”白敬亭突然恢复了对陌生人的态度,惜字如金,似乎多说一个字就会因为窒息闷死一样的。

“啊啊啊啊啊啊!!!!!!!!”
“谁修好这个电闸我……我……我就……”魏大勋已经开始胡言乱语了。

“你就什么,说说,看看爸爸我能不能接受我帮你修。”
“不对,这是我家。”白敬亭撑着脸,看到魏大勋这副闹腾模样不忍笑了笑,还顺便戏谑几句,贫一下魏大勋。

“什么条件我都行!我需要空调续命……空调之父救救孩子吧。”
“爹,你是我亲爹行了吧,你打个电话给物业。我要猝死了。”魏大勋说话的语速越来越快了,似乎下一秒就会咽气儿一样,没有个空调,是真的会死人的。

直接融化闷死被自己的汗粘死被太阳晒死。

一切热死的场景魏大勋以白敬亭想不到的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不可当仁不让的速度通通脑补了出来。

脑补完了,他等下觉得这空调修不好他也完了。

我叫魏大勋,我现在慌的一批。

“行了行了,我打电话给物业了,他刚刚把楼下的总电闸修好,楼层有点高,估计一会就……啊,来电了。”白敬亭愣了愣,这电来的倒是快,像是他一通电话,全物业都听他霸道总裁白的一样,叫你开你就开,叫你来电就来电。

“爹。”魏大勋快要朝白敬亭方向跪下了。

停电来的猝不及防,空调没有关,来电来的也猝不及防,空调叶片打开,吹来冷风的一瞬间魏大勋感觉自己就是人世间最幸福的一朵娇艳花朵。

“诶,我说啥你都答应是吧?”白敬亭附身把手机放在桌子上,翘着二郎腿作总裁样子说。


“??靠。不过分的话您说我的儿。”变脸大师魏大勋。



“……就以身相许。”
“怎么样。”

『山花/魏白』离我远点儿。[全文。]


ooc警告。私设如山。又短又狗血。全文就这么多,不分上下了……伏笔一个没写完,sad。好吧主要是懒。

白敬亭在明侦二恐怖童谣那一期之前就受伤了是众人皆知的事儿了,他并没有参与恐怖童谣所有的录制,在被指认过后就只身离开。不能说是毫无理由的离开,一是去复查肋骨,二是远离魏大勋。他在魏大勋用抹布捂住他的嘴的时候根本不敢去用眼神直视魏大勋,他撇开自己的眼神,却用余光不禁看了那天那样装扮的魏大勋最后一眼就扭过头。

他在节目组帮忙下解脱了捆绑他的绳索后在所有人不知情的情况下离开了,魏大勋在隔着监狱摸到他肋骨的时候他的肋骨早就开始隐隐作痛,他在被触碰的那一瞬间反弹似的向后缩了一段距离。他躺在床上的时候导演组告诉他他是下一期的死者,可以选择不走,等到最后。但是他根本就不带任何犹豫,眼神还飘忽的看着即将作为凶器的那把刀。

“不了,我去趟医院。”

当他到达医院的时候早已是深夜了,庆幸的是没有几个人认出他来,他的肋骨好的差不多了,但是不知为何依旧一阵阵的疼,再次检查发现还有一点小伤。
他不是很在意,连药都没买就回家了。在车上还不停的听着助理唠叨。

明侦录完过后,何老师和撒老师不禁凑到魏大勋身边,一左一右的质问。

“小白怎么了?”何老师问,“不是说肋骨,我说别的方面。”
“你问我我问谁去啊?”魏大勋还是什么都没注意到,只是为拿到了金条开心。
“我狗头侦探都闻到了一股不寻常的气味儿,你们绝交了?”撒狗头掂了掂手杖敏锐地询问道。
“?没啊???”魏大勋分别看了看两边的老师,眨巴眨巴眼睛疑惑道,“小白咋了?”
“……嗨……”何老师叹了口气才慢慢说到,“你没发现吗?小白今天状态一直不在线,不是肋骨的问题,他这一期一直恍恍惚惚的,不知道怎么了。我们还以为是你俩绝交了呢,他一直没和你怎么亲密接触,连你摸一下他的伤口他都向后缩。”

“还有啊,小白今天一直在避开你啊,他连第二次搜证都没怎么和你一起走,他就算是凶手,以前也不会这样的,更何况他和我们也一起走的,基本就是在和你保持距离啊?”撒老师也难得认真的向这个相对他俩的小年轻说道。

“你确定你俩最近没有在闹别扭?”

白敬亭在家里开着空调,左肋骨还在隐隐作痛,于是他用手捂住了那个位置。他看了看自己最近和魏大勋的微信聊天记录,自己正在很刻意的去躲开魏大勋。他越来越不敢和魏大勋过于亲密的接触,本来作为“好朋友”“好兄弟”的关系,他是丝毫不介意的,但是他现在觉得自己单方面的脱离了这两个等级。

是的,白敬亭发现自己喜欢魏大勋。

哪种喜欢?
反正不是想做好朋友好兄弟好亲戚的那种喜欢。
对于他来说,是想早点遇到他,想每次遇见他就有一个拥抱,想和他牵手,和他接吻,和他白头。

但这也让他不得不离魏大勋远点。
保持着正常朋友、正常兄弟的距离,不会让他感受到自己对他的爱恋也好,让自己不再去多想也好,总之保持距离,是最好的选择。

他越是这么想,他就越难过。
现在的娱乐圈是什么样的连圈内都不一定能清楚,更别说是所谓爱情了。连刚开始关系很好的时候都被人怀疑是炒作。魏大勋因为这个原因还收到了不少的非议。所以白敬亭选择了以他的爱情来换魏大勋的未来。
他认为他们不会再向以前那样整天推推搡搡的像是小情侣一样,过不了多久就不会有人再在刷所谓他俩的CP,直到他的肋骨二次损伤,两人都算是各怀心事的度过了普通朋友的每一天。



“我先走了。”白敬亭在采访完了过后和工作人员客套了几句就准备回到自己的化妆间收拾收拾回家去。
回他北京的家。

他包裹的严严实实,正巧天气严寒,这样穿并不会引起太多人的注意。但是白敬亭还是作为一个时尚少年没有穿的太多,但至少不会让别人认出他是谁来。

他拖着自己不是很多的行李在候机处等待,听到了航班的消息后起身。但不知道是哪个大明星又被发现行程了,大群大群的狗仔粉丝迷妹迷弟一拥而上,白敬亭还没走的几步就淹没在人群里,还不能摘口罩,闷的他脸发烫。人群本身就挤,还熙熙攘攘的向前去追着那位他还不知名的大明星,他戴着耳机都听得见人群里女粉的尖叫,他更是只得已随波逐流。

他发现人群正是朝着他安检处的方向走去,便开始好奇是哪位和他同一航班。他顺着人流走进了安检处过安检,到这个位置就没有多少迷妹在跟随了,但是因为刚才的混乱许多人都快要误机,总是有人从他身旁挤过去,难免会撞到他的肩膀。有些人还更着急,直接就推开他冲向哪个登机口。连着几个人从他身旁冲过去难免会有人无意中猛地撞到他,甚至也有手肘碰到他的肋骨的。他倒是知道不是有意撞到,但是他的肋骨却是刚刚伤到了一样,感觉才复合的骨骼位置又错开,像是被人硬生生掰开,不愿意让它痊愈一样。但是他又没办法,只得已硬着头皮上了飞机,在靠窗的位置看着还没起飞时离得还不远的这座城市。后来他向后靠的时候肋骨的疼痛传到神经的时候他才反应过来——他的肋骨二次损伤了,刹时他的身子就朝前方倾倒。

他身边的人似乎吓了一跳,然后朝白敬亭说了几句话。

“你还好吧?”
“需要我帮你叫空姐吗。”

“别管我你。”白敬亭瞥瞥眉,听着这熟悉的关怀声只能压着情绪和疼痛回复人,“我没事。”身旁人的脸色也越来越焦急,不管不顾的就叫了空姐来。
“先生,您没事吧?”空姐急忙赶来还不失礼貌的询问,顺便查看了他的伤口。

最后没有大碍两人才等着到了北京尴尬的下了飞机。身旁的魏大勋最终还是发现两人之间的关系有些微妙,抢着开口询问白敬亭。

“小白你没事吧?”魏大勋站在了白敬亭的面前拦住他,堵住了白敬亭向前的路。

白敬亭拉着大个行李箱,身体就算是受伤了还是赌气一般的挺起身子,披着的大衣的他站在魏大勋面前显得他体格更小,他看了看四周无人便迅速的摘下了墨镜和口罩。

“魏大勋你什么意思?”
“你住北京?你有戏?还是你有采访?”
“还是说你跟踪我?”白敬亭说这话的时候异常的冷静,他甚至觉得自己对魏大勋没有任何爱意,只是陌生人之间如刀刃般锋利冰冷的质问。他抬起眸子审问似的看着魏大勋,无论如何都认为自己不能输在气势上,忍着肋骨疼痛也冷冰冰的自嘲一般地说道:
“你是太闲了还是怎么?行,如果说是我误会你了,我道歉。”
“但有些话我在这里说明白了,你我之间没有你想象的那么亲密熟络,你别一天到晚巴巴的往我这里蹭。”
“甚至说难听点,我不想让你往我这里凑。”白敬亭狠下心来,面上只得挤出一个极其难看的笑容,他就是照着以前和魏大勋相处时的感觉笑的,可是他挤出来的笑容,眼神里透露的只有刺人的寒意,根本不见得任何欢乐,满脸的假象,笑得他自己都觉得恶心。

恶心他自己强装镇定,恶心他说不出自己的爱意,恶心他说完后就后悔得想死的软弱。

他真的不想再这么维持这一个暧昧关系下去了。要么不了了之,两人继续以一个你侬我侬的微妙关系过;要么一刀两断,从此以后井水不犯河水,好好的拍自己的戏上自己的综艺。

他当然选择后者,没了那些过于亲密的动作话语,自然会渐渐淡忘这份感情,也不会有着一些该死的幻想。长痛不如短痛,白敬亭宁愿是两人关系破碎,撕裂,随便怎么都好,只要不是老越过白敬亭的那条底线的,一切都好。
他觉得自己说的并没有什么大问题,除了伤了他自己,没有任何人为着胡乱的话语付出代价。他难得的认为这是最完美的解决方案,可这竟然成了魏大勋生气的根本原因。

“白敬亭你还问我什么意思?”魏大勋的声音一下就爆发了出来,似乎是已经憋了很久的怒火一下迸发,他朝着白敬亭说话从来没有这么大声,这一句变成了一个记忆的转折。白敬亭愣了愣,听见魏大勋接下来的话声音小了一些 ,但是怒火似乎仍然没有减弱。
“我也想问问你啥意思,这几天天天躲着我,次次找你你都有事,次次和你说话你都冷冷的回个哦,我怎么了你了我?近一点也不行远一点我又做不到你觉得我是谁啊?!”

“我管你是谁。”白敬亭迎风而立,对着魏大勋笑到,眼里却依旧没有一丝笑意,“你怎么样关我屁事,我有没有事和你也没啥关系,你爱离远我可欢迎,但是我告诉你魏大勋,咱俩的路不在一起,你走你的我走我的不行么?”

“你还有什么要说的,赶紧的,一次性说完,我以后不想听了。”
“我俩就这样了,懂?”白敬亭拉着行李箱从魏大勋身边走过,背着星光独自走回了家,之后钥匙碰撞的声音和门锁打开的声音告诉他,他终于进了家门。他一路浑浑噩噩说不上,但是总有些恼怒。

白敬亭刚锁上门,就听到了敲门声。

“小白?”门外传来了魏大勋的声音,态度和刚才的有偌大差距,现在能听出的只有关心。

白敬亭没有开门,捂着越来越痛的肋骨他没有回答魏大勋。

“你这么多天都在躲我,”魏大勋自顾自的说了下去,
“你知道吗,我很难过啊,可我又不敢直接让你和我在一起,这能怎么办呢……”

“谁让我喜欢你啊”

“我以为是那种你不理我我就不喜欢的喜欢,结果最后我发现你就算是生气无理取闹我都喜欢。”

“然后我发现,完了,我真的喜欢上你了。”

两人此时隔着一道门,可白敬亭却觉得这比他们平时打打闹闹的距离更近。
并且不知道为什么。白敬亭自认为自己是一个北京怀柔的大老爷们儿糙汉子,结果却被这几乎每一对情侣都会说的情话给打动了。

一道墙似乎拦不住魏大勋的声音。

“我喜欢你,”

“所以我才见不得你的肋骨受伤了这么久连自己都不在意,不愿意看见你每一次都可以离我远远的不靠近,不想要你和我就这个关系一直到我俩形同陌路的时候才去后悔。”

“你躲着我,我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是你发现了我喜欢你,你讨厌我吗……我……”

“讨厌个屁。”白敬亭最终还是忍不住转过身把门打开,朝着一脸懵逼的魏大勋喊到,“你能不能聪明点儿!”

“什么?”魏大勋握着门外的把手,手心里全是溢出的汗水,他看着白敬亭的脸颊,瞟到了他泛红的耳朵。

“所以说你……”

“对对对我喜欢你!!!!!!烦死了!”白敬亭恼羞成怒,明显感觉脸上的温度骤然升高。他的肋骨似乎也没有那么疼,结果最后魏大勋还是强势地将他深夜带到医院检查。

“我以为你不喜欢我。”

“我也以为。”

“可我等到了。”

“你等了吗?谁先表白的?”白敬亭躺在病床上,向魏大勋的方向骄傲的眨眨眼,嘴上还不忘贫魏大勋两句。他闻到病床上被子的消毒水味,将被子掀开拉住了魏大勋的衣领,魏大勋吓了一跳,身体失去平衡紧张到转过头直接碰到了白敬亭的嘴唇。

没有什么讨厌不讨厌的事。
他本就不是天之骄子,不能坐拥天下,能得到一份爱人的喜欢他就觉得世间圆满。
他以为他的爱意只能藏匿在心底,一辈子两辈子都说不出来。

但是他可以等。
等到魏大勋告诉他,我也喜欢你。

对他来说,他与魏大勋的爱情就是一场值得等待的信仰。

这魏大勋的味道竟该死的甜美。

『山花』给你宇宙. ①

有点短……

Attention
OOC警告。中短篇连载。私设如山。学院pa,又狗又烂。标题和开头句子是来自歌曲《给我宇宙》
以及 部分内容是山花梗。

设定↓

3是尖子生,🌸也是。但是不熟。
READY?
GO↓

只为摘下那星星
把宇宙献给你。

白敬亭也不知道自己考了个什么玩意儿,这次竟然所有科目等级连B都没有拿到,传说中的尖子生得到了全校200多名的名次,好一个打脸。

“白敬亭,班主任叫你。”
果不其然,班主任的谈话终究还是来了,而且是在放学的时候。在班里风生水起了好一阵子,谁知道这一出竟然比连禅前五更令人震惊,直接传遍全校。

“你发挥一直很好的,这一次是怎么了吗?”班主任的左手食指有节奏的敲着桌面,另一只手拿着白敬亭的成绩报告单,面色似乎有些着急。

“……对不起。”白敬亭有些心虚,头不自觉的微微低了下去,声音也比平时小了一些,完全看不出平时自信的样子。

他本身就爱面子,而且慢热,一个多学期了全班也没有什么能够交心的好朋友,这一次考试没有正常发挥,安慰他的人倒是有,但基本没什么用。

“你没必要道歉,我只是想问问为什么你的成绩突然下滑这么大,二百多名啊,”班主任瞥眉,敲桌的手也停了下来去揉了揉自己的眉心,“我知道你的肋骨受伤了,但是这么大的影响太夸张了。”
“这次我只是单纯的没有发挥好,没有达到标准,不会往外界找理由的。”白敬亭微微抬头,失神地看着老师背后的窗,“老师,我明早可以请假么,我肋骨的伤口好像复发了。”
班主任理所应当的答应了,让他好好休息,不论是身体还是大脑。白敬亭也没有对着次考试失利过于耿耿于怀。

更何况这次的确是个意外。

他出办公室的时候一直在想这件事。

在他这次考试之前,他们班一位成绩很好的同学励志要减肥。
然后因为是同桌同寝室上下铺的关系,他不得不陪他去所谓的夜跑啊,节食啊。哦,不对,白敬亭长胖了。就因为他食堂不吃的都喂给了白敬亭。
然后下铺几周内瘦了几十斤。太夸张了。

下铺的那位拥有励志故事的同学叫做魏大勋,他瘦下来以后到时没怎么放松,接着又投入了这次月考的准备里。但是白敬亭却在运动过程中伤到了自己的左肋骨,导致他三个多星期没去上课,并且回去的时候肋骨仍旧隐隐作痛。奈何他成绩再好,落下了近一个月课程也是补不上的。
但是最后成绩公布那一天魏大勋竟然没有来安慰他,连一句鼓励的话都没有。白敬亭感觉像是自己养了只白眼狼。

他回到教室时,教室里已经一个人都没有了,他早就离开了老师办公室,只是他自己去了操场某个角落待着,顺便看看没有上课那段时间的学习内容。他的心态很好,倒是没有所谓少数学霸的弱小心灵,一次没考好就会黛玉式哭泣。他收拾好了桌上刚刚发下来的答题卡,背着书包向宿舍方向走去,中途还刷了刷手机。他走到操场边缘的时候,顿了顿,发现魏大勋还在锻炼。

哼哼,关他屁事。他想。于是他扭头就走回了自己的宿舍。
他是下铺,以前魏大勋还很胖的时候室友总会恶意满满的嘲笑魏大勋还说什么“小心他太肥了床塌了把我们小白压死”,当场白敬亭就给了个白眼。

觉得魏大勋胖的当然不止一个人,但是好好的和他相处的只有一个人,就是白敬亭。他以为自己在班里终于交了一个交心朋友,结果人瘦下来都没有来找他了。
他躺在床上玩手机,听到魏大勋回来的脚步声任然不起身看看,只是用眼角余光瞥魏大勋,眼神中透露着一丝,不对,满满的审视。魏大勋似乎没察觉,直接收拾收拾去公共浴室洗澡去了,白敬亭在他背后暗地里送了他一个大白眼儿。

他早就洗漱过了,把手机藏了起来过后充上电,拉上被子倒头就睡。他才不想去理这个忘恩负义的人!

一觉醒来白敬亭好了许多,当然,除掉和魏大勋那个***的一切事情就OK。白哥是个素质人儿,文化人儿,当然不会骂人。
魏大勋我*********!****!**!********!
咳咳。

白敬亭还是有些生气,当然他啊,也不清楚自己在气什么,他就是觉得魏大勋错了,尽管他受伤和魏大勋没什么大关系。
他所谓的怒火似乎还没消尽,起身就看到了贴在自己桌上的信和早餐。

“给我可爱的小白:”

“小白!!!对不起!昨天你心情不好的时候我没有来安慰你!
我……我是故意的……我知道你心情不好,就是因为这次月考。我知道你发挥的不好,十分不好。但是我觉得吧……安慰你好像没啥用。
你的性格我了解的不少了吧我觉得,你呢,是一个很慢热,有些不擅长交流的人,所以你会选择把难过的事情bie起来吧。
是这样的!哥,魏大勋,从此就是你最最最好的朋友了!你真的真的真的很不错♡
你陪我减肥的这几个月,我真的真的很感谢你。
你为我bian理的这几个月,我真的真的很感谢你。
你成为我室友的这几个月,我真的,真的很感恩。
就是这样,我觉得你真的很好,不论是性格还是成绩,甚至长相。
哦除了有些铁骨zheng zheng。以后姑娘跟你表白你别说什么「我没有喜欢的人啊,希望有一天能遇到吧」了啊啊啊啊!!我看的好着急!人在跟你表白!还有什么,女孩子问你喜不喜欢你那颗泪痣的时候,你你你你居然说「这颗痦子……?还行吧。」
痦子。痦子!?
baal baal你,会撩一点。你会注孤生的。
好了不开玩笑,我魏大勋,觉得你这人真的很好诶。你陪我的这几个月,监督我,陪伴我,甚至是保护我,你都做的好棒啊,哥承包你了!
兄弟那种承包!不然你的迷妹要打死我了「慌乱」
不慌不慌,魏大勋不能慌。
笔芯♡
你真的很好,所以不要为了这一次考试,就生我的气好不好QAQ。我只是想给你一段时间安静安静,别去想这些事情。我还是爱你的!wink。
你可是很多妹子的男神啊,白哥,人设不能崩!总之呢,我十分辛运,因为啊,我有一个你这样的朋友。”
“你的大勋花🌸”

“哦对了……我早锻炼的时候!看到了校门口那家麻辣烫!我翻墙去买来了!!!在桌上!如果你起床的时候太晚了已经凉了的话就别吃了,宿舍不让带电磁,我们没有……凉了就别吃了啊,你的肋骨还伤着呢,吃了不好。没吃的话,我柜子里还有一些牛奶面包,是我减肥没吃的呜呜。”

最后的那朵花画的歪歪扭扭,字也写的不咋地,还有几个字不会写用拼音代替了,一看就是半夜三更在被子里面用手电筒照着亮写的。而且文笔也不咋地。

而且就他那英语能力,还ballball白敬亭,这个梗你玩就玩,词儿还写错了。要不是白敬亭那智慧少年的大脑,这东西还真看不懂。

白敬亭面无表情的薅出一小张纸,写了几行字就去找出电磁悄悄热麻辣烫吃。
魏大勋特意把麻辣烫里的香菇换了,全部对成了肉。

“一边儿去,我没生气。”
“我们宿舍有电磁的傻狗,怕你偷吃没告诉你。”
“麻辣烫好吃。下次给你带。”

“对了,那个面包和牛奶早就过期了,傻子。”

白敬亭吃完了过后悄悄玩了会儿手机,中途宿管阿姨来过,差点发现手机,就只是问问他为什么在宿舍,白敬亭拿出假条给她看了过后宿管阿姨还关心他了几句,
“肋骨伤着了的话去床上休息吧,别在这里靠着,伤腰,会扯到肋骨的。”

“?会吗?”宿管阿姨走后,白敬亭愣了一会眨了眨眼,才反应过来腰怎么会扯到肋骨。但他还是很乖的收拾整齐了桌子和魏大勋的柜子,爬回床上玩儿手机。
他掏出手机的时候不知怎的,就想去看看魏大勋的微博,他的微博还是前段时间一起锻炼的时候魏大勋让他关注的,住院那几天反而还没时间去看看。他刷了一会儿,无非也就是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
比如到了多少多少粉,他GIF比心;以及那个奇怪的拿可乐。
“……什么辣鸡玩意儿。”白敬亭不服,就这还不得了呢还得瑟呢。

他找不到等大的瓶瓶罐罐,就只好拿了魏大勋前段时间用的运动饮料,然后一只手拿了四个小罐儿拍照下来。还不忘配字打扰了。白敬亭盘坐在床上,拿了上铺的枕头放在腿上垫手,发了几分钟的呆才反应过来魏大勋正在上课,他回复不了,就再次无聊的发了个手拿五卷儿纸的评论。
说实话吧,他也不知道自己在和魏大勋Battle啥。没事儿,我白哥开心就好。

白敬亭看了看表,大概是课间的时间了,不知怎么就起身站到了窗边,打开紧闭了一个早上的玻璃窗看了看外面。
他们住在一楼,能勉勉强强看到操场上同学下课的时候的嬉闹。学校是不让带手机上课的,平时也就白敬亭一个人会课间玩儿手机。他总有办法躲开老师的视线。他平时都不去看看操场上学生打打闹闹的样子的,这次他比较闲,也不愿意去玩儿手机。
他从那个位置正好能看到一个有点胖胖的身影想向这边遁过来。

……一看就是魏大勋。
“干哈?”白敬亭上半身都快伸出窗外,朝着魏大勋大声喊道,“我是个病号!”

“没啥,就是,哥给你带了牛奶!我突然想起来我箱子里牛奶过期了抱歉抱歉。”魏大勋递了包牛奶给他,“不甜的话自己加糖啊,我箱子里应该有。”

“……??你箱子咋啥都有啊?我不喜欢甜的。”

“行吧。那就这样啊!有啥事儿你千万要告诉宿管,我上课去了,你好好休息。”魏大勋摸了一下白敬亭的肋骨,有些心疼道。

“去去去,快走快走。”白敬亭把牛奶放着,做了几个把东西扇走的动作让他麻溜儿滚了。

这金毛总算走了。
白敬亭又自己度过了一个无聊得不可思议的早上。
他醒来的时候大概是第三节课,魏大勋这么巧第三节课就来了?这么厉害。

“哎哟我的天,这小祖宗总算醒了,我前两节课跑去一直在睡,又不想吵醒他,可把哥累坏了。”魏大勋趴在桌子上看着旁边空荡荡的座位一阵神伤加抱怨。
“得了得了,不说了。”魏大勋拍了拍自己的背,又揉了一会儿肩膀坐正,拿出了自己的新概念英语。
是的,这位同学是这次的全班第三,但是他英语却考的用一个让班级教师鸡飞狗跳都不足为过。

白敬亭找了找好几个月前就藏着的耳机,塞了一个到自己的耳朵里静静的听歌。

他听睡着了,什么都没有梦到,但是总是感觉自己置身于茫茫星海。

“小白,小白,我错了!!”白敬亭是被魏大勋拍脸拍醒的,醒来的时候一脸的不可思议,习惯性就拿手拍了一下魏大勋的脸,然后魏大勋就示弱的求救。
白敬亭坐起身子来一只手捂着肋骨,另一只手也不闲着直接朝着魏大勋一顿乱打,打的他连连哀嚎。

谁知道小白有起床气啊……魏大勋想。火气还这么大。

最后这件事的解决还是魏大勋的一个wink加笔芯以及一顿麻辣烫解决的。

“小白,小白,我不是故意的!你看!”魏大勋的左手食指和拇指做了个比心的样子,右眼还不停的朝着白敬亭眨眼。
“……你别跟我套近乎!起开!”
“小白小白,我们中午去吃麻辣烫吧,我错了!”

“这还差不多,走着。”

TBC.

『山花/魏白』怎么说魏大勋也是个小明星吧?

ATTENTION:
OOC警告。无脑甜饼。明后天可能还有一篇中篇连载的,先搞一个甜饼压压惊嘻嘻。
山花没有枯水期5551!!!!!!!

魏大勋最近火了。
火得不可开交。
无论是综艺也好,影视剧也好,白敬亭总是感觉能四处看到他的名字。魏大勋比白敬亭还要风生水起。

所以白敬亭表示他已经很久没见着魏大勋了。他只能自己在家里面窝着,吹空调盖棉被,吃西瓜喝奶茶,等着魏大勋回家。
直到他看到了微博的特关更新。
“魏大勋:看图↑我马上有见面会啦↑”
呵,我们的爱情一文不值。白敬亭点了个赞,看看魏大勋能不能看到。

事实证明不能。
他扯不下面子小窗,只得已在评论抢热评。
白敬亭:“那我去瞧瞧?”
魏大勋回复:“不了不了,我这小明星见面会你去了就没有我的份儿了。”

太阳下山过后,魏大勋依旧没有回家。见面会计划太忙了吗,连个电话都没打过来。
白敬亭瞬间感觉自己像个在家等心上人归家的郁郁寡欢的小媳妇儿似的。
呸。

门锁传来咔咔声的时候白敬亭还以为小偷来了。
说实话,在哪里转了半天门都没开,魏大勋也好绝望啊。

“……谁啊。”白敬亭早就躺在床上睡着了,但是睡得很浅,就这么被不知名锁声吵醒,说话的声音有些不耐烦,但是带着刚睡醒时软糯的奶音。

魏大勋:“小白是我啊!!!!!”
白敬亭想起白天的事就奶凶成怒。
“不认识。我爸妈说不能给陌生人开门更何况我只是个美少年。”白敬亭抱手懒懒的靠着门,头发还是乱乱的。
“小白!!!你看猫眼!!!!”白敬亭耐不住的看了看。

来自魏大勋的疯狂比心攻击。
白敬亭被击倒了!

白敬亭心软了,打开了门就靠在门上冷冷的看看了他一眼,再看了看手表。
“明天你见面会我要去。”白敬亭奶凶。
魏大勋:“诶你去干啥啊多挤啊再说了你去了人人都在关注你不看我。”

被拒绝了呢,京城小爷白敬亭被拒绝了呢。
“……行吧,我不去了。”白敬亭转头就走进了房间,抱着枕头和被子睡在了沙发上,“晚安。你睡床。”

白敬亭舍不得让忙了一天的魏大勋睡沙发,可是他生气。他狠不下心来把魏大勋赶出房间,那他自己睡呗。太委屈了白哥。

“为啥不让我睡沙发啊???”魏大勋蹲在沙发旁边戳了戳白敬亭的脸。
“我舍不得!”白敬亭翻了个身。
魏大勋就知道,这家伙绝对不会让自己睡沙发的,但他没想到白敬亭会让他自己睡沙发,让魏大勋睡大床。

一夜好眠。
才怪!!沙发一点都不舒服!!他要闹!!

他起床的时候魏大勋已经出门了,白敬亭可以说是很不高兴了。没有收到安慰和询问,魏大勋真的太忙了吧。
魏大勋发布会去凑个热闹吧。他把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的。墨镜口罩太阳帽,勾子HBA凑一套。
尽管看着很滑稽,他也只是去瞧瞧而已,没有私人感情。嗯。没有。

他安安分分的度过了发布会,除了过程中遇到了一些女孩子发现了他是白敬亭以外。他选择了签名顺便叫她们不要声张。从反应就能看出来是一群山花女孩了。

得,今晚的lof又要成为太太们的天堂了。

快结束的时候,魏大勋朝迷妹们比了心。顺带抽了一个女孩子上来合照。
节外生枝,女孩子悄悄亲了魏大勋的脸一口。除了白敬亭和魏大勋其他人都没有发现。魏大勋也只能装作啥都没发生,怎么说他也是个小明星吧,控制一下表情也不是不行。

白敬亭:…………。转身就走。

他居然不反抗?!

魏大勋今天回家比较早,回去的时候看到白敬亭在床上躺着,背对着他似乎已经睡着了。
“你给老子滚出去。”
白哥,人设崩了。

魏大勋懵了,他又做错了什么。
这次居然还是让他睡沙发了!?
“不是让你睡沙发,我是说让你出去。”

家都不留了?!?!?
“白哥,白哥你冷静一下。”魏大勋横趴在白敬亭身上摇了摇脚,“到底怎么了???”

“……”体型差是个很悲伤的东西,明明人魏大勋是在撒娇,他白敬亭感觉却是威胁。

“你最近太忙了不理我就……就算了,”白敬亭直勾勾地看着魏大勋的眼睛,捂在被子里声音听着闷闷的,“可是你今天发布会……我看到有个私生饭亲你了。”
好委屈啊。

“爸爸不爱你了。”白敬亭蹬了蹬脚试图挣脱一下。
魏大勋也超委屈的,他哪知道白敬亭会去发布会啊。
“你去了……?”
“难道我不去你还打算一直瞒着我????恼羞成怒!”白敬亭挣扎的更猛了。
魏大勋在白敬亭身上转了个身离白敬亭脸更近,“可是哥怎么说也是个小明星,反应太大不好吧。”
“那你还有理了!?别给我搁这儿狡辩!你就说说怎么办。”白敬亭用自由的双手推开魏大勋的脸直到扭曲。
“小白你说怎么就怎么,我错了!!”魏大勋用双手比心,谁知道这一比身体不平衡被白敬亭挣脱开了,直接推开了魏大勋。白敬亭坐起来调整了一下坐姿。
“别人亲过的地方我要盖住。”白敬亭坐的直挺挺的,魏大勋这一下还真有点心虚。
“来来来!”但是他可是个小演员,表情管理得好。不过说实话魏大勋这一刻有点期待。

他的白敬亭总算主动亲亲他了。

“呵,不亲。”白敬亭靠着床头朝魏大勋白眼,“有别人的口水。”白敬亭伸手去够自己的眼镜,结果摸到了魏大勋的手。

“那我亲亲你好不好不生气了?”魏大勋的眼神比金毛还金毛,那叫一个委屈。

“我没生气!别瞎扯扯!”白敬亭快跳起来了。

奶羞成怒!

“那你别吃醋了!!!哥是个小明星你这个大明星控制一下自己的表情!!!”

白敬亭自己都没注意。他的脸早就涨红了。从耳朵到脖子一片粉红,而且还不知道是气的还是魏大勋逗的。
魏大勋自作主张的凑了上去轻轻地亲了一下白敬亭的泪痣。

“……呸,真狗!”白敬亭推开他,“你能不能换个地儿亲。”
白敬亭凑近魏大勋的脸亲了亲他的嘴唇。

魏大勋的嘴唇很干,所以白敬亭很快就离开了,这个吻连蜻蜓点水都不算。
嘴唇干只是个狡辩的理由而已。魏大勋之后还舔了舔嘴唇。
有口水不亲了。
好吧这也只是个狡辩的理由。狡辩的是啥都不可能是白敬亭喜欢魏大勋的。

怎么说白敬亭也算是个小明星吧?

好像是我中考前两天画的我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