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盐做梦

沈千筠。

这魏大勋的味道竟该死的甜美。

品一品我爸写字。坑蒙拐骗让他写。

『山花』给你宇宙. ①

有点短……

Attention
OOC警告。中短篇连载。私设如山。学院pa,又狗又烂。标题和开头句子是来自歌曲《给我宇宙》
以及 部分内容是山花梗。

设定↓

3是尖子生,🌸也是。但是不熟。
READY?
GO↓

只为摘下那星星
把宇宙献给你。

白敬亭也不知道自己考了个什么玩意儿,这次竟然所有科目等级连B都没有拿到,传说中的尖子生得到了全校200多名的名次,好一个打脸。

“白敬亭,班主任叫你。”
果不其然,班主任的谈话终究还是来了,而且是在放学的时候。在班里风生水起了好一阵子,谁知道这一出竟然比连禅前五更令人震惊,直接传遍全校。

“你发挥一直很好的,这一次是怎么了吗?”班主任的左手食指有节奏的敲着桌面,另一只手拿着白敬亭的成绩报告单,面色似乎有些着急。

“……对不起。”白敬亭有些心虚,头不自觉的微微低了下去,声音也比平时小了一些,完全看不出平时自信的样子。

他本身就爱面子,而且慢热,一个多学期了全班也没有什么能够交心的好朋友,这一次考试没有正常发挥,安慰他的人倒是有,但基本没什么用。

“你没必要道歉,我只是想问问为什么你的成绩突然下滑这么大,二百多名啊,”班主任瞥眉,敲桌的手也停了下来去揉了揉自己的眉心,“我知道你的肋骨受伤了,但是这么大的影响太夸张了。”
“这次我只是单纯的没有发挥好,没有达到标准,不会往外界找理由的。”白敬亭微微抬头,失神地看着老师背后的窗,“老师,我明早可以请假么,我肋骨的伤口好像复发了。”
班主任理所应当的答应了,让他好好休息,不论是身体还是大脑。白敬亭也没有对着次考试失利过于耿耿于怀。

更何况这次的确是个意外。

他出办公室的时候一直在想这件事。

在他这次考试之前,他们班一位成绩很好的同学励志要减肥。
然后因为是同桌同寝室上下铺的关系,他不得不陪他去所谓的夜跑啊,节食啊。哦,不对,白敬亭长胖了。就因为他食堂不吃的都喂给了白敬亭。
然后下铺几周内瘦了几十斤。太夸张了。

下铺的那位拥有励志故事的同学叫做魏大勋,他瘦下来以后到时没怎么放松,接着又投入了这次月考的准备里。但是白敬亭却在运动过程中伤到了自己的左肋骨,导致他三个多星期没去上课,并且回去的时候肋骨仍旧隐隐作痛。奈何他成绩再好,落下了近一个月课程也是补不上的。
但是最后成绩公布那一天魏大勋竟然没有来安慰他,连一句鼓励的话都没有。白敬亭感觉像是自己养了只白眼狼。

他回到教室时,教室里已经一个人都没有了,他早就离开了老师办公室,只是他自己去了操场某个角落待着,顺便看看没有上课那段时间的学习内容。他的心态很好,倒是没有所谓少数学霸的弱小心灵,一次没考好就会黛玉式哭泣。他收拾好了桌上刚刚发下来的答题卡,背着书包向宿舍方向走去,中途还刷了刷手机。他走到操场边缘的时候,顿了顿,发现魏大勋还在锻炼。

哼哼,关他屁事。他想。于是他扭头就走回了自己的宿舍。
他是下铺,以前魏大勋还很胖的时候室友总会恶意满满的嘲笑魏大勋还说什么“小心他太肥了床塌了把我们小白压死”,当场白敬亭就给了个白眼。

觉得魏大勋胖的当然不止一个人,但是好好的和他相处的只有一个人,就是白敬亭。他以为自己在班里终于交了一个交心朋友,结果人瘦下来都没有来找他了。
他躺在床上玩手机,听到魏大勋回来的脚步声任然不起身看看,只是用眼角余光瞥魏大勋,眼神中透露着一丝,不对,满满的审视。魏大勋似乎没察觉,直接收拾收拾去公共浴室洗澡去了,白敬亭在他背后暗地里送了他一个大白眼儿。

他早就洗漱过了,把手机藏了起来过后充上电,拉上被子倒头就睡。他才不想去理这个忘恩负义的人!

一觉醒来白敬亭好了许多,当然,除掉和魏大勋那个***的一切事情就OK。白哥是个素质人儿,文化人儿,当然不会骂人。
魏大勋我*********!****!**!********!
咳咳。

白敬亭还是有些生气,当然他啊,也不清楚自己在气什么,他就是觉得魏大勋错了,尽管他受伤和魏大勋没什么大关系。
他所谓的怒火似乎还没消尽,起身就看到了贴在自己桌上的信和早餐。

“给我可爱的小白:”

“小白!!!对不起!昨天你心情不好的时候我没有来安慰你!
我……我是故意的……我知道你心情不好,就是因为这次月考。我知道你发挥的不好,十分不好。但是我觉得吧……安慰你好像没啥用。
你的性格我了解的不少了吧我觉得,你呢,是一个很慢热,有些不擅长交流的人,所以你会选择把难过的事情bie起来吧。
是这样的!哥,魏大勋,从此就是你最最最好的朋友了!你真的真的真的很不错♡
你陪我减肥的这几个月,我真的真的很感谢你。
你为我bian理的这几个月,我真的真的很感谢你。
你成为我室友的这几个月,我真的,真的很感恩。
就是这样,我觉得你真的很好,不论是性格还是成绩,甚至长相。
哦除了有些铁骨zheng zheng。以后姑娘跟你表白你别说什么「我没有喜欢的人啊,希望有一天能遇到吧」了啊啊啊啊!!我看的好着急!人在跟你表白!还有什么,女孩子问你喜不喜欢你那颗泪痣的时候,你你你你居然说「这颗痦子……?还行吧。」
痦子。痦子!?
baal baal你,会撩一点。你会注孤生的。
好了不开玩笑,我魏大勋,觉得你这人真的很好诶。你陪我的这几个月,监督我,陪伴我,甚至是保护我,你都做的好棒啊,哥承包你了!
兄弟那种承包!不然你的迷妹要打死我了「慌乱」
不慌不慌,魏大勋不能慌。
笔芯♡
你真的很好,所以不要为了这一次考试,就生我的气好不好QAQ。我只是想给你一段时间安静安静,别去想这些事情。我还是爱你的!wink。
你可是很多妹子的男神啊,白哥,人设不能崩!总之呢,我十分辛运,因为啊,我有一个你这样的朋友。”
“你的大勋花🌸”

“哦对了……我早锻炼的时候!看到了校门口那家麻辣烫!我翻墙去买来了!!!在桌上!如果你起床的时候太晚了已经凉了的话就别吃了,宿舍不让带电磁,我们没有……凉了就别吃了啊,你的肋骨还伤着呢,吃了不好。没吃的话,我柜子里还有一些牛奶面包,是我减肥没吃的呜呜。”

最后的那朵花画的歪歪扭扭,字也写的不咋地,还有几个字不会写用拼音代替了,一看就是半夜三更在被子里面用手电筒照着亮写的。而且文笔也不咋地。

而且就他那英语能力,还ballball白敬亭,这个梗你玩就玩,词儿还写错了。要不是白敬亭那智慧少年的大脑,这东西还真看不懂。

白敬亭面无表情的薅出一小张纸,写了几行字就去找出电磁悄悄热麻辣烫吃。
魏大勋特意把麻辣烫里的香菇换了,全部对成了肉。

“一边儿去,我没生气。”
“我们宿舍有电磁的傻狗,怕你偷吃没告诉你。”
“麻辣烫好吃。下次给你带。”

“对了,那个面包和牛奶早就过期了,傻子。”

白敬亭吃完了过后悄悄玩了会儿手机,中途宿管阿姨来过,差点发现手机,就只是问问他为什么在宿舍,白敬亭拿出假条给她看了过后宿管阿姨还关心他了几句,
“肋骨伤着了的话去床上休息吧,别在这里靠着,伤腰,会扯到肋骨的。”

“?会吗?”宿管阿姨走后,白敬亭愣了一会眨了眨眼,才反应过来腰怎么会扯到肋骨。但他还是很乖的收拾整齐了桌子和魏大勋的柜子,爬回床上玩儿手机。
他掏出手机的时候不知怎的,就想去看看魏大勋的微博,他的微博还是前段时间一起锻炼的时候魏大勋让他关注的,住院那几天反而还没时间去看看。他刷了一会儿,无非也就是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
比如到了多少多少粉,他GIF比心;以及那个奇怪的拿可乐。
“……什么辣鸡玩意儿。”白敬亭不服,就这还不得了呢还得瑟呢。

他找不到等大的瓶瓶罐罐,就只好拿了魏大勋前段时间用的运动饮料,然后一只手拿了四个小罐儿拍照下来。还不忘配字打扰了。白敬亭盘坐在床上,拿了上铺的枕头放在腿上垫手,发了几分钟的呆才反应过来魏大勋正在上课,他回复不了,就再次无聊的发了个手拿五卷儿纸的评论。
说实话吧,他也不知道自己在和魏大勋Battle啥。没事儿,我白哥开心就好。

白敬亭看了看表,大概是课间的时间了,不知怎么就起身站到了窗边,打开紧闭了一个早上的玻璃窗看了看外面。
他们住在一楼,能勉勉强强看到操场上同学下课的时候的嬉闹。学校是不让带手机上课的,平时也就白敬亭一个人会课间玩儿手机。他总有办法躲开老师的视线。他平时都不去看看操场上学生打打闹闹的样子的,这次他比较闲,也不愿意去玩儿手机。
他从那个位置正好能看到一个有点胖胖的身影想向这边遁过来。

……一看就是魏大勋。
“干哈?”白敬亭上半身都快伸出窗外,朝着魏大勋大声喊道,“我是个病号!”

“没啥,就是,哥给你带了牛奶!我突然想起来我箱子里牛奶过期了抱歉抱歉。”魏大勋递了包牛奶给他,“不甜的话自己加糖啊,我箱子里应该有。”

“……??你箱子咋啥都有啊?我不喜欢甜的。”

“行吧。那就这样啊!有啥事儿你千万要告诉宿管,我上课去了,你好好休息。”魏大勋摸了一下白敬亭的肋骨,有些心疼道。

“去去去,快走快走。”白敬亭把牛奶放着,做了几个把东西扇走的动作让他麻溜儿滚了。

这金毛总算走了。
白敬亭又自己度过了一个无聊得不可思议的早上。
他醒来的时候大概是第三节课,魏大勋这么巧第三节课就来了?这么厉害。

“哎哟我的天,这小祖宗总算醒了,我前两节课跑去一直在睡,又不想吵醒他,可把哥累坏了。”魏大勋趴在桌子上看着旁边空荡荡的座位一阵神伤加抱怨。
“得了得了,不说了。”魏大勋拍了拍自己的背,又揉了一会儿肩膀坐正,拿出了自己的新概念英语。
是的,这位同学是这次的全班第三,但是他英语却考的用一个让班级教师鸡飞狗跳都不足为过。

白敬亭找了找好几个月前就藏着的耳机,塞了一个到自己的耳朵里静静的听歌。

他听睡着了,什么都没有梦到,但是总是感觉自己置身于茫茫星海。

“小白,小白,我错了!!”白敬亭是被魏大勋拍脸拍醒的,醒来的时候一脸的不可思议,习惯性就拿手拍了一下魏大勋的脸,然后魏大勋就示弱的求救。
白敬亭坐起身子来一只手捂着肋骨,另一只手也不闲着直接朝着魏大勋一顿乱打,打的他连连哀嚎。

谁知道小白有起床气啊……魏大勋想。火气还这么大。

最后这件事的解决还是魏大勋的一个wink加笔芯以及一顿麻辣烫解决的。

“小白,小白,我不是故意的!你看!”魏大勋的左手食指和拇指做了个比心的样子,右眼还不停的朝着白敬亭眨眼。
“……你别跟我套近乎!起开!”
“小白小白,我们中午去吃麻辣烫吧,我错了!”

“这还差不多,走着。”

TBC.

『山花/魏白』怎么说魏大勋也是个小明星吧?

ATTENTION:
OOC警告。无脑甜饼。明后天可能还有一篇中篇连载的,先搞一个甜饼压压惊嘻嘻。
山花没有枯水期5551!!!!!!!

魏大勋最近火了。
火得不可开交。
无论是综艺也好,影视剧也好,白敬亭总是感觉能四处看到他的名字。魏大勋比白敬亭还要风生水起。

所以白敬亭表示他已经很久没见着魏大勋了。他只能自己在家里面窝着,吹空调盖棉被,吃西瓜喝奶茶,等着魏大勋回家。
直到他看到了微博的特关更新。
“魏大勋:看图↑我马上有见面会啦↑”
呵,我们的爱情一文不值。白敬亭点了个赞,看看魏大勋能不能看到。

事实证明不能。
他扯不下面子小窗,只得已在评论抢热评。
白敬亭:“那我去瞧瞧?”
魏大勋回复:“不了不了,我这小明星见面会你去了就没有我的份儿了。”

太阳下山过后,魏大勋依旧没有回家。见面会计划太忙了吗,连个电话都没打过来。
白敬亭瞬间感觉自己像个在家等心上人归家的郁郁寡欢的小媳妇儿似的。
呸。

门锁传来咔咔声的时候白敬亭还以为小偷来了。
说实话,在哪里转了半天门都没开,魏大勋也好绝望啊。

“……谁啊。”白敬亭早就躺在床上睡着了,但是睡得很浅,就这么被不知名锁声吵醒,说话的声音有些不耐烦,但是带着刚睡醒时软糯的奶音。

魏大勋:“小白是我啊!!!!!”
白敬亭想起白天的事就奶凶成怒。
“不认识。我爸妈说不能给陌生人开门更何况我只是个美少年。”白敬亭抱手懒懒的靠着门,头发还是乱乱的。
“小白!!!你看猫眼!!!!”白敬亭耐不住的看了看。

来自魏大勋的疯狂比心攻击。
白敬亭被击倒了!

白敬亭心软了,打开了门就靠在门上冷冷的看看了他一眼,再看了看手表。
“明天你见面会我要去。”白敬亭奶凶。
魏大勋:“诶你去干啥啊多挤啊再说了你去了人人都在关注你不看我。”

被拒绝了呢,京城小爷白敬亭被拒绝了呢。
“……行吧,我不去了。”白敬亭转头就走进了房间,抱着枕头和被子睡在了沙发上,“晚安。你睡床。”

白敬亭舍不得让忙了一天的魏大勋睡沙发,可是他生气。他狠不下心来把魏大勋赶出房间,那他自己睡呗。太委屈了白哥。

“为啥不让我睡沙发啊???”魏大勋蹲在沙发旁边戳了戳白敬亭的脸。
“我舍不得!”白敬亭翻了个身。
魏大勋就知道,这家伙绝对不会让自己睡沙发的,但他没想到白敬亭会让他自己睡沙发,让魏大勋睡大床。

一夜好眠。
才怪!!沙发一点都不舒服!!他要闹!!

他起床的时候魏大勋已经出门了,白敬亭可以说是很不高兴了。没有收到安慰和询问,魏大勋真的太忙了吧。
魏大勋发布会去凑个热闹吧。他把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的。墨镜口罩太阳帽,勾子HBA凑一套。
尽管看着很滑稽,他也只是去瞧瞧而已,没有私人感情。嗯。没有。

他安安分分的度过了发布会,除了过程中遇到了一些女孩子发现了他是白敬亭以外。他选择了签名顺便叫她们不要声张。从反应就能看出来是一群山花女孩了。

得,今晚的lof又要成为太太们的天堂了。

快结束的时候,魏大勋朝迷妹们比了心。顺带抽了一个女孩子上来合照。
节外生枝,女孩子悄悄亲了魏大勋的脸一口。除了白敬亭和魏大勋其他人都没有发现。魏大勋也只能装作啥都没发生,怎么说他也是个小明星吧,控制一下表情也不是不行。

白敬亭:…………。转身就走。

他居然不反抗?!

魏大勋今天回家比较早,回去的时候看到白敬亭在床上躺着,背对着他似乎已经睡着了。
“你给老子滚出去。”
白哥,人设崩了。

魏大勋懵了,他又做错了什么。
这次居然还是让他睡沙发了!?
“不是让你睡沙发,我是说让你出去。”

家都不留了?!?!?
“白哥,白哥你冷静一下。”魏大勋横趴在白敬亭身上摇了摇脚,“到底怎么了???”

“……”体型差是个很悲伤的东西,明明人魏大勋是在撒娇,他白敬亭感觉却是威胁。

“你最近太忙了不理我就……就算了,”白敬亭直勾勾地看着魏大勋的眼睛,捂在被子里声音听着闷闷的,“可是你今天发布会……我看到有个私生饭亲你了。”
好委屈啊。

“爸爸不爱你了。”白敬亭蹬了蹬脚试图挣脱一下。
魏大勋也超委屈的,他哪知道白敬亭会去发布会啊。
“你去了……?”
“难道我不去你还打算一直瞒着我????恼羞成怒!”白敬亭挣扎的更猛了。
魏大勋在白敬亭身上转了个身离白敬亭脸更近,“可是哥怎么说也是个小明星,反应太大不好吧。”
“那你还有理了!?别给我搁这儿狡辩!你就说说怎么办。”白敬亭用自由的双手推开魏大勋的脸直到扭曲。
“小白你说怎么就怎么,我错了!!”魏大勋用双手比心,谁知道这一比身体不平衡被白敬亭挣脱开了,直接推开了魏大勋。白敬亭坐起来调整了一下坐姿。
“别人亲过的地方我要盖住。”白敬亭坐的直挺挺的,魏大勋这一下还真有点心虚。
“来来来!”但是他可是个小演员,表情管理得好。不过说实话魏大勋这一刻有点期待。

他的白敬亭总算主动亲亲他了。

“呵,不亲。”白敬亭靠着床头朝魏大勋白眼,“有别人的口水。”白敬亭伸手去够自己的眼镜,结果摸到了魏大勋的手。

“那我亲亲你好不好不生气了?”魏大勋的眼神比金毛还金毛,那叫一个委屈。

“我没生气!别瞎扯扯!”白敬亭快跳起来了。

奶羞成怒!

“那你别吃醋了!!!哥是个小明星你这个大明星控制一下自己的表情!!!”

白敬亭自己都没注意。他的脸早就涨红了。从耳朵到脖子一片粉红,而且还不知道是气的还是魏大勋逗的。
魏大勋自作主张的凑了上去轻轻地亲了一下白敬亭的泪痣。

“……呸,真狗!”白敬亭推开他,“你能不能换个地儿亲。”
白敬亭凑近魏大勋的脸亲了亲他的嘴唇。

魏大勋的嘴唇很干,所以白敬亭很快就离开了,这个吻连蜻蜓点水都不算。
嘴唇干只是个狡辩的理由而已。魏大勋之后还舔了舔嘴唇。
有口水不亲了。
好吧这也只是个狡辩的理由。狡辩的是啥都不可能是白敬亭喜欢魏大勋的。

怎么说白敬亭也算是个小明星吧?

好像是我中考前两天画的我靠。

『山花』哥你能不能把蚊香灭一下?

·山花 勿上升真人。魏白魏。
·文笔清奇逻辑已死剧情狗血内容辣鸡。
·写的很尴尬,看的估计也很尴尬。
·好久没写文了,,,估计是不行了。
·短小精干。

“哥,你能不能把蚊香灭了?”白敬亭一回到家里就闻到了一大顾来自蚊香的神奇气味。
“什么个蚊香呐,檀香,檀香!”魏大勋忿忿不平地回答道。
“……得。那你灭了不行吗????好难闻啊这味儿。”白敬亭用手扇了扇鼻子前的空气试图挥散这股清奇的气味儿。
“为啥啊?我觉得还行啊。”魏大勋盘坐在沙发上,开着空调盖着棉被,喝着奶茶吃着西瓜。
可谓是人生一大赢家。

放屁。

哪个赢家还看86版的西游记看着人师徒情感感动的稀里糊涂啊。

“反正不是我。”白敬亭想。
“而且夏天来了有蚊子啊,不然的话哥娇嫩的皮肤要被盯得体无完肤。”魏大勋还补充了一句。
“……你咋不上天呢?????”
敬而远之。

“诶,西游记了解一下。”魏大勋向远处挪了挪,给白敬亭留了个空位示意他坐下来好好感受一下80后的世界。

白敬亭坐下,顺手拿起了桌上的茶杯喝了口茶。
“你还真的是过得滋润哈?”白敬亭投以一个大白眼。

空气中充斥着一股浓郁的尴尬,两人只得已看着六小龄童前辈的孙猴子保护唐僧去西天取经。

“为什么我要陪这个二货看86年的西游记。”

“为什么小白还不说点什么让我停止我这个愚蠢的看西游记的行为。”

各怀鬼胎啊。

于是他们成功的看了大闹天宫,真假孙悟空,三打白骨精……
“白啊,……”魏大勋受不了了。

“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就不该装成一个长辈的样子试图耍耍脾气。太无聊了!”魏大勋想。

“可以,火锅是吧,走着。”白敬亭毫不犹豫的接梗了,接的天衣无缝完美无缺。

终于,结束了这个尴尬的场景!!!!!!!!!!!!!!!!

“两个人,肥牛卷和羊肉分别一份,蔬菜我们会自便,自带的香菇不要了谢谢。”魏大勋推开了一家偏僻的火锅店门上挂着的塑胶长布朝着店内喊到。
“等等等等,等我打完这把!”里面传来声音。

两人面面厮觑。
“什么玩意儿?????????????”
“呃,打扰了,走错了告辞。”白敬亭拉着魏大勋的手走出了火锅店。
两人没办法了,真的没法子,只能点外卖。

然后走进家门就是另一个故事了。
“我靠!魏大勋!”白敬亭迅速退了出来,“你是不是忘记关窗户了?!?!”
刚刚走的时候桌上还留着一些看电视的零食,空调关了但是窗户却敞开着。
那些零食上方,有些苍蝇亦或者是蚊子在嗡嗡的吵。
“完了!我给忘了!这可咋整啊。”魏大勋一拍脑袋猛的吼了两下。

白敬亭感觉自己要昏厥过去了。

“诶,小白,要不咱俩去房间里吃呗?”魏大勋星星眼。

星个屁。你是什么意图我智慧少年白还看不出来吗?

呸!

白敬亭扯了扯嘴角,“可以啊魏大勋,你等等啊,我收拾一下。”
“好der!”魏大勋像一条大金毛一样摆摆尾巴等着白敬亭。
“砰!”
“晚安了您嘞。”

“!????!!!!!??!????”
“等等等等小白小白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我真的只是想吃饭啊???????”魏大勋前一秒还在求饶开门,下一秒。
“诶外卖到了。”

“……爱情算个屁。”白敬亭尝试着和自己的鞋白头鞋老。

尝试失败。
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
真以为他吃道具小王子是白叫的啊????
白敬亭推开门走到客厅里,发现外卖开都没开过,魏大勋十分乖巧的坐姿。
他这个眼神,怕是和金毛学的吧。好一个委屈巴巴。
“好了小白别闹了,饿了过来吃饭了。”魏大勋招手。
“去去去,坐过去点儿你太肥了。”白敬亭拍拍他,“什么玩意儿啊你打扫的这么好啊?”
“那可不是,夸哥!”魏大勋拍拍胸脯自豪道。
“……我吃不下去。”白敬亭带上了眼镜仔细看了看身边。
打扫再干净,蚊子还在啊。

“咋了小白????你胃疼吗还是不舒服?是不是饿太久了胃受不了?”魏大勋的反射弧,是什么呢?
值得思索一下。

“不是,哥,你能不能把蚊香点一下,这蚊子我受不了了。”
“什么蚊香!那叫檀香!檀香!不能驱蚊啊!”
“能点就点吧哥不然这蚊子'嗡嗡'的我真的觉得太吵了……而且恶心。”

“可是你受不了这个味道啊?等着,你在里面去先吃着,哥下楼去买蚊香去啊,等着我啊小白。”
“我等你?天真。”

最后魏大勋回来的时候外卖凉了。
还没开封。

——————FIN.——————

『叶蓝』成绩好就是可以为所欲为的


※突然诈尸
※ooc我的。

蓝河是一个十分普通的网瘾少年。

……不对。

蓝河是一个很普通的大学学霸。嗯。

但是他觉得,自己的老师最近很针对自己。
举个例子,全班都写不出的题目,你来;全班都写错的题目,你抄;全班都能写出来的题目,你这里有问题。
各种吹毛求疵的猫病。蓝河觉得自己最近是不是没有扶老奶奶过马路被他看到了还是坐在公交上睡着摔了一跤被他看到了。
诸事不顺!靠!
对了,他还是个情侣狗。是个弯的。还是下面那个。
等等,叶修不会是发现……
他上次在食堂吃饭没吃完倒掉了吧!?
嗯,看来要悄悄地来了。蓝河挠脸。

蓝河同学好像没有发现什么不对。
这不,上课又被点了,蓝河没想通啊想不通啊为什么这个老师老针对他。
难不成,他喜欢我!???!!!!!!!!这不行啊我有男朋友了啊……

“许博远同学,这题你来回答一下听见了吗?”叶修重复了一遍蓝河刚刚没听到的话。
“啊,抱歉老师。”蓝河挠了挠头,心里无限害怕,“呃……这题选C。”
“你确定么?”叶修追问。
“嗯。”蓝河笃定。
“好。解释一下。”叶修笑。
“……”
不是,一个英文阅读判断题,你让我解释什么。
解释我在哪里找到的吗!?你当我是十几岁的中学生吗!?
“老师,你再读一读文章说不定就能找到了,需要我为你翻译一遍吗?”蓝河冷笑,“你不会的话我可以教你。”
膨胀。
叶修笑了笑,示意蓝河坐下。
伴随着一节课的嘚瑟,下课了。
“蓝哥牛逼啊!成绩好就是不得了啊!”笔言飞靠近蓝河搂着他的肩膀说,他们本身就很讨厌叶修,毕竟成绩都不怎么样,但是蓝河就不一样了,成绩好,有嫌弃叶修的资本。
“算了吧,我心好累。”蓝河拍开笔言飞,趴在桌子上,一瞬间手机叮当两声。

君莫笑:“下课了吧?”

出现了,传说中的男朋友!
“我靠,这时间怎么知道的这么准????!”笔言飞震惊。
“因为爱情。”蓝河白眼,顺便回复了一条消息。
蓝河:“嗯……又被针对了。”

君莫笑:“……”

蓝河忘了回复。等到快要上课,他点开锁屏看时间才意识到没有回复。

蓝桥春雪:“啊……尴尬。”

刚走进教室的叶修老师手机响了。

特 别 关 心 。

从前座到最后的身高体重不一的妹子要么嘤嘤嘤要么唏嘘。
叶修笑了一下似乎并不是十分避讳,欣然拿出手机打了几个字,对着学生说:“热恋期,体谅一下,体谅一下。”
这时候戏剧性的一幕发生了,我们的许博远同学,QQ响了,也是
特 别 关 心 。
蓝河:????????????
回复的消息还是来自君莫笑,只是回复了几个字
“上课呢,好好听课啊。”
蓝河:?????????????
蓝河一节课都没听进去。

这他妈,什么情况。
等我捋一捋啊。
我,蓝河,姓许名博远,
他,君莫笑,姓叶。
叶,
叶,
耶?????!!!!!!!!!
耶你奶奶的耶。
再捋一下。我,蓝河,正在和一个网游ID叫君莫笑的谈恋爱,热恋期,已经脱团。
上课时发了一条消息给爱人,老师,自己最恨的老师,手机响了,特别关心和说的话听得出是爱人,这时候君莫笑回复他了,很巧。内容也是关于上课。

所以说,叶修,就是,君莫笑。

卧槽我蓝河真特么是个天才。

于是,一节课,没了。
“……许博远,来办公室。”叶修说。
完了,这次没听课。

只见那男子叶修满脸正经,神色自若,朝着蓝河微微瞥眉,道:“上课玩儿手机,可以啊许博远?”
蓝河窘迫。
“呃,抱歉叶老师,您说的……热恋期,体谅一下……”
蓝河没忍住顶嘴。
“呵……那你的意思是说,怪我咯?”
“是的老师。”蓝河理直气壮。
“小蓝同志,那你觉得热恋期被对方抢boss是理由吗?”
“废话,肯定不是!”
我去,等等。
等等……!?!!!!
“等等,等等。”
“等什么等,饭,吃了。”叶修笑,“你不是老说学校食堂饭菜很难吃吗?哥亲自下厨,还不快谢谢哥?”
“……能,能吃吗。”蓝河完美错过了重点,“略,你没放盐吧???”
“什么,酱油也是咸的吧。”
“这味道是醋。”蓝河笑喷,“笨蛋!”
“呵,许博远同学今天作业翻倍。”叶修淡然地说,坐在位置上看着咬着筷子尖儿的蓝河,“加做一份便当,谢谢。”

“好好好哈哈哈,叶老师饶了我和我的boss吧!”蓝河装模作样求饶。



“啧,放过你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放过你的。”
————————————Fin————————

『魔道祖师』让我们把老祖灌醉。

※人物属于秀秀,ooc属于我
※只是自爽,不适请左转!!!!!(划重点)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cp是忘羡。

夷陵老祖魏无羡,酒王。每到喝酒,他永远是众人皆醉我独醒状态。
蓝思追金凌江澄蓝景仪等等等等包括蓝忘机在内一致认为,夷陵老祖是灌不醉的。
姑苏蓝家人皆一杯倒,云梦金家没见过喝酒,魏无羡除外。一坛天子笑可能灌不醉他,两坛也不行。
晚辈们总有办法灌醉他,两坛不行就三坛,三坛不行就四坛,四坛不行换烈酒。总之是有办法去把这位"千杯不倒"的夷陵老祖魏无羡灌醉的。
单单因为这个充满了好奇心的理由,众人莫名其妙在莲花坞搞了一次酒会。

"???江澄,你不是说再也不许我进莲花坞一步了么????"被蓝思追金凌连推带拉弄进了莲花坞的魏无羡挑挑眉朝着江澄说道,"再怎么样你也得管管你这晚辈啊?"
"…得了快坐下。"江澄嘴角抽搐了一下还是忍住了用紫电抽他的冲动让他找个位置坐着。
桌上佳肴美酒,魏无羡不禁感叹两大家族食物待遇差距,朝着门那边看过去便是一直在身后的熟人蓝忘机,
"蓝湛蓝湛!刚刚被他们直接推进来了没告诉你!!过来这边啊!!!!"魏无羡移了移位置腾出空给蓝忘机坐,但是不知怎么看着蓝忘机对自己的神色有些不自然。
而且蓝忘机居然一句话都没说,魏无羡不禁怀疑是不是穿越回15岁了蓝忘机还这么高冷。
……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但是很快魏无羡就找到了新的关注点。
等等今天是酒会啊酒会!!!!!果然应该喝酒啊!!!!!!!!让我灌醉蓝湛吧!!!!!
他是这么想的。

"诶,金凌,你不怕他没醉我们先醉了吗???"蓝思追对着金凌悄悄道,
"放心我舅舅往蔬菜里加了解酒药肉里加了些清酒。"
好的接下来什么都不用说了只等魏无羡上钩了是吧?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有点怂。
"哦还有蓝家人桌子上的就都换成水了我们都清楚你们蓝家一杯倒。"
"……"
放下面子蓝思追倒有些同情的看了看魏无羡。

"蓝湛蓝湛!!!!陪我喝酒吧!!!!!"
一杯……!
"蓝湛你今天酒量很好啊再陪我喝一杯吧!"
两杯!!
三杯!!!!!!
……怎么还没睡。
反倒是起身出去了……????
蓝思追想也不用想他绝对是水喝多了胃胀。
"……蓝湛今天……怪怪的。"魏无羡毫不顾忌形象的一手撑着头还带着一些黑发另一只手则是玩着酒杯地暗自嘟囔着。
当然这一行为已经被全场想看他发酒疯的所以仙人看了个尽。
猛地,魏无羡突然起身将自己和蓝忘机桌上的酒壶换了换位置过程中还是不是用眼神瞟一瞟门看看他家蓝忘机回来没有没回来他好继续搞事,当然也不忘用眼神与所有人沟通"你们什么都没看到我什么都没干刚才什么都没发生"。
魏无羡觉得自己又死了十三年蓝忘机还是没回来,自己又在过程中直接对着坛子喝酒,不,水。
魏无羡一下子吞了半坛发现口感不对劲连忙喷了一些出来呛了几声。
然后第二个胃胀出现了。

……
"快快快把酒换了!那坛!那坛!那坛烈!!!!!!"蓝景仪瞟了一眼还在愣着的蓝思追和金凌急忙忙起身叫服侍的把酒换了,"还有还有把师兄那坛换回去要不然他得丢面子不可!"
"……你这么想看他醉啊??"金凌白了一眼蓝景仪。
"大小姐,这是你的主意好吧?"蓝景仪雅正端庄地笑了。

"咳咳咳我去怎么是水怪不得蓝二不带醉的!"魏无羡扶着墙捂着肚子进了门。
得,蓝忘机还没回来。

蓝景仪连滚带爬的回到坐席端端正正的坐好。
连带一群人直冒冷汗。

魏前辈不会不喝了吧……????
蓝思追心中不禁有一些庆幸,虽然他也参与了这次所谓的"活动"。
两秒后魏无羡抄起酒坛就往嘴里灌,灌之前还嚷嚷说"喝水也不会死可也得给我个心理准备啊"
然后他似乎发现这是酒就猛灌了一坛下去还脸不红神色不慌不忙稳稳当当的坐在位置上。
"好酒!再来一坛!"
金凌开始担心自家舅舅会不会被喝穷。
"哈哈。魏前辈好酒量……"蓝景仪和蓝思追干笑了两声夸了夸魏无羡的酒量。
行嘛,果然是千杯不倒。
主席座上的江澄叫家仆来与他传耳两句,猜也能猜到是要出老本了。
"我靠咳咳咳!!!!!这酒怎么越来越烈了!?"
"……"全程安静。
"不过我很喜欢!"
魏无羡像一个人唱独角戏一样的仰头喝了两坛。

金凌觉得自己舅舅的心在滴血。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猛然厅内传来魏无羡如雷贯耳的笑声。

……成了……!?
蓝景仪的手肘捅了捅蓝思追的腰让他上去探探。
蓝思追无奈。
"……魏前辈,你和含光君,是怎么认识的啊?"
"……嗯?"
"哦这个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们含光君对我念念不忘的肯定一见钟情了啊!"
"得,真醉了。"

"……"巧的是蓝忘机这时候回来了,站在墙边试图盖住眼中满满的不可思议"你们居然真的灌醉了"。
"哇,哇。"魏无羡猛的从坐席跳了出来朝蓝忘机那边跑去,然后还伸出双手环住了蓝忘机的脖子。
这行为不禁让众人下巴脱臼一样的愣住。
随后更吓人。
魏无羡朝着蓝忘机伸直了身子拉着人的衣领就不放还亲了蓝忘机嘴角一下。
"蓝二哥哥——你酒量真好啊——"蓝忘机能感受到魏无羡伸了伸舌尖触了一下他嘴角。
"……"
真,真醉了!?
真醉了!!!!!!
"……你醉了。"蓝忘机平静道,闻着魏无羡满身酒味还是不忍推开他眼神指责了那一群计划主谋者。
"……喂喂金凌,接下来怎么办啊……"蓝思追感觉左眼皮一直在抽,感觉好像要出什么事了。
"我哪知……"
金凌话没说完就看见矮桌前莫名钻出来一个头身体震了震便发现那是魏无羡,刚准备开口就被打断。
"金凌啊金凌,你这大小姐脾气,怕不是跟你舅舅学的!还有取名,给狗取名字叫仙子?天啊和你舅舅简直是一个品味!土!"
"……??啊???"
蓝思追刚准备安慰一下金凌就被点了名。
"思追啊!你看你这性格和金凌就是天差地别!太容易被欺负了!我要是被当成萝卜种在地里,我就要好好教训教训那些人,让他们一辈子都不敢吃萝卜!"言罢还做了个威胁的动作。
"……他好烦。"全程人心中有数,他为什么会这样口无遮拦就没有直接说出来,只好在心中指责他外加后悔。
全场基本都骂完了,魏无羡转身又走向了还站在门边的蓝忘机。
…好戏要来了。
"蓝湛含光君蓝二哥哥!!!!"
"嗯。"蓝忘机波澜不惊地应了一句。
"我魏无羡!最喜欢的就是你!!!!!!!!!!"
……
……
众人:"???????????"
"但是你能不能别天天啊你不累我……"
………
"累"还没说出来就被蓝忘机拖拉抱背各种方式弄回了客栈。
金凌刚想说几句就发现被禁言了。
"……"
全场陷入了僵局,
但是总之人们的目的达到了——灌醉夷陵老祖魏无羡。
当然这个后果有些吓人。
吓人,真的吓人,众人觉得以后都别让魏无羡碰酒更好。
尽管他千杯不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