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盐做梦

沈千筠。

『山花/白魏』救救孩子,我离热死就差这么一点儿。

ooc警告!短小x。
其实,我这里,不热。
有小可爱说热,写来爽爽。[跑路]
傻白甜文。不喜别看,我玻璃心ō



魏大勋不是没来过北京。
但他第一次感受到40℃以上的北京怀柔。

“北京,晴,三十七到四十二度。”
高温大大大大红色警告。

“我,魏大……啊不对,天气预报员,死这儿死外边这次都不可能准,太夸张了哈哈哈哈。”

得嘞,这天气预报可算是准了。

威利斯开利是我爹。
↑以上胡话均为魏大勋先生的发言。

“小白我ballball你打个电话去给物业把空调开了!”

“新概念二学了吗就还在这儿ballballball的,滚。”

“小白救救我吧哥哥快热死了!!”
奥义,花式比心。

白敬亭家里停电了。他能怎么办,他也很热啊。
说的白敬亭自己会修电闸似的,嘿,笑死个人了嘿。

“您这比心微博粉丝都看习惯了,滚。”白敬亭后退一大段距离。

“我……????你退什么退!!!!!”魏大勋跟着白敬亭往那边挪。

好一个厚颜无耻哈。

“热。”白敬亭突然恢复了对陌生人的态度,惜字如金,似乎多说一个字就会因为窒息闷死一样的。

“啊啊啊啊啊啊!!!!!!!!”
“谁修好这个电闸我……我……我就……”魏大勋已经开始胡言乱语了。

“你就什么,说说,看看爸爸我能不能接受我帮你修。”
“不对,这是我家。”白敬亭撑着脸,看到魏大勋这副闹腾模样不忍笑了笑,还顺便戏谑几句,贫一下魏大勋。

“什么条件我都行!我需要空调续命……空调之父救救孩子吧。”
“爹,你是我亲爹行了吧,你打个电话给物业。我要猝死了。”魏大勋说话的语速越来越快了,似乎下一秒就会咽气儿一样,没有个空调,是真的会死人的。

直接融化闷死被自己的汗粘死被太阳晒死。

一切热死的场景魏大勋以白敬亭想不到的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不可当仁不让的速度通通脑补了出来。

脑补完了,他等下觉得这空调修不好他也完了。

我叫魏大勋,我现在慌的一批。

“行了行了,我打电话给物业了,他刚刚把楼下的总电闸修好,楼层有点高,估计一会就……啊,来电了。”白敬亭愣了愣,这电来的倒是快,像是他一通电话,全物业都听他霸道总裁白的一样,叫你开你就开,叫你来电就来电。

“爹。”魏大勋快要朝白敬亭方向跪下了。

停电来的猝不及防,空调没有关,来电来的也猝不及防,空调叶片打开,吹来冷风的一瞬间魏大勋感觉自己就是人世间最幸福的一朵娇艳花朵。

“诶,我说啥你都答应是吧?”白敬亭附身把手机放在桌子上,翘着二郎腿作总裁样子说。


“??靠。不过分的话您说我的儿。”变脸大师魏大勋。



“……就以身相许。”
“怎么样。”

评论(11)

热度(182)